怡明茶園第三代的負責人林玉萍,原本在臺北從事醫療工作,因每天接觸病患,於是開始思考工作的意義何在?28歲那一年決定告別臺北,返回祖父時代買下的10甲茶園,打算以習茶製茶為志業。一開始父親並不支持,他認為把女兒培養到大學畢業,好端端地怎麼會務農呢?拗不過林玉萍的堅持,就將承租給茶農耕作的茶園,收回一小塊地,父親心想:「等玩膩了自然就會回去上班。」

一開始想要返鄉做茶的出發點也很單純,「茶一年只做兩季,其他六、七個月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!」後來,事實證明當初的想法太過天真。當走入製茶領域後十年,每看到製茶界的老師傅必定恭敬地哈腰問候,因為知道那份「堅持」太可貴了。在日治時期、光復前後,竹東北埔地區因外銷茶葉而致富的姜阿新,在他手寫筆記中記載著臺灣三大最適宜生長膨風茶(東方美人)的頂級茶區,除了新竹北埔大湖村、二寮之外,苗栗頭份細坪、珊珠湖,以及苗栗老田寮也是重要茶區。這個塵封半世紀以上的紀錄,隨著臺茶外銷沒落,逐漸被人所遺忘。1994年,由於父親並不支持,林玉萍轉而向山下珊瑚里的製茶好手黃文維求教。同年,黃文維因有機栽培和膨風茶製茶技術聞名,獲頒十大傑出農家及神農獎,精湛製茶技術、樂善好施的為人,吸引時任總統李登輝親自登門拜訪。

當時,逾70古稀之年的黃文維師傅,擁有半世紀以上的製茶經驗,看著這眼前28歲的女孩說要學製茶,也覺得不可思議地說:「女孩子學什麼做茶?怎麼不嫁人呢?」拗不過林玉萍的堅持,就說:「那妳到我工廠來,我叫妳做什麼就做什麼。」進入到第三年,基本上整個製茶過程都學下來了,師傅訝異地說:「沒想到妳可以做到這個時候!」跟師傅學習的階段,林玉萍充分感受到製茶完全靠經驗和智慧的累積,例如南風起了,師傅會告訴她快點收茶;北風起了,師傅說日光萎凋的時間可以再延長一點,問他道理何在?老師傅從來不說,只說:「照我的意思做就對了。」雖然問不出所以然來,但是師傅拿捏得很準確,只好每天記錄,甚至連師傅和其他茶農聊天、品茶論茶的點點滴滴都記錄下來。

三年下來累積厚厚的語錄,這疊語錄成為林玉萍日後製茶的葵花寶典,其中,光東方美人茶就有24種製法,不同的季節、不同的時間採茶、小綠葉蟬著涎程度,都可以找到對應的做法。三年後,師傅想測試她學得如何?到底行不行,故意幫她報名頭份鎮公所舉辦的膨風茶製茶比賽,沒想到初試啼聲的林玉萍,在師傅的提點下,獲得了1996年的特等獎,打破從未有女性製茶師獲獎的紀錄。

「茶是佛的語言」這句話令林玉萍相當觸動,而對於茶園管理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,從改變土壤的PH值開始,堅持不噴藥,用石灰拌入土壤中,再加上豆殼等有機肥料,幾年下來茶園的土壤不斷地恢復中。在她的照料下,茶園生態變好了,但是又面臨了新的考驗,「連續幾年都沒辦法得獎,因為太有機概念了,紅蜘蛛、蛇等都來了,生態豐富,小綠葉蟬反而變成最弱勢,被吃光光。」她的信心開始動搖。當舉棋不定時,老客戶、茶友們往往是我商量的對象,「如果做有機茶,只會讓你虧錢,沒有頭等獎;你不做有機,讓你有名又有利,那你要選哪一種?」客戶回答她:「當然是要選有名有利啊,但是我告訴妳喔,妳賣給我的必須是有機茶喔。」她聽了啞然失笑,似乎又找到了堅持前進的動力。

創立至今,怡明茶園堅持無毒茶香,手感揉製頂級茶,經由繁複手工程序,每一泡茶都是獨一無二的作品,每片茶葉都是經由手延伸出香氣、溫度及情感,在怡明茶園茶葉就是生命力。怡明茶園之文化精神為一種生活主張,藉由深度的技藝及製時。以茶入禪,喝茶時,茶禪一味,將茶緩緩融入生活。

 

品名

特色說明

蝶舞花語

以苗栗地圖為基底視覺,為山景之墨加入玫瑰層次堆疊,仿如聞花香更具人文氣息;佐以如墨葉之彩蝶猶如觀彩蝶飛舞,攬群花含羞之境。

茶禪印心

整體包裝之罐面及盒面,如珍珠亮白畫布質感之紙材,以「篆」體變化「禪」字為圖騰,搭配東方美人茶特有的「禪」味,將「以茶入禪,茶禪一味」,呼應茶道之淡泊自然清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