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宅永續保存的危機

家族有個百年的古宅,為一堂四橫之大型客家宅院建築,座落於關西鎮南山里。宅院內有豐富的石雕、木雕、泥塑與剪黏等客家工藝,作工精緻,傳承客家傳統的文化與工藝,可說是新竹縣最具特色的民宅。這裡是我出生的地方,是一棟民居,因為早期為家族長輩讀書習字的場所,也就是家族私塾所在地,由此羅屋書房、羅屋書院的稱號遂逐漸應運而生。然而,歷經百年的洗禮,房子老化、蟲蛀與漏水等各樣問題逐步浮現,如何能使這具特色的客家傳統宅院能持續保存下去,為當前面臨的問題。


與在地團體合作 開創契機

因此,於6、7年前開始協助家族進行書院活化推展,當時因為臺北還有份工作,所以必須利用假日的時間,於2地間來回奔波。由此,書院開始透過無償的方式與關西鎮鄉土文化協會等團體進行合作,在書院內推展關西在地文化發展,舉辦相關研習課程、社區營造中心及文化導覽的學習中心等。過程中,經由大家的努力下,在書院裡也點燃了關西藝術節的序曲;另外關西鎮在地的「牛欄河劇團」,也在書院中誕生。大家共同期望能讓客家的文化與藝術,持續的保留、傳承與推展。然而,扮演上述角色,若沒有搭配一套營運機制,實質地有些收入,並無法累積老建築管理維護的基金,如何進行中、長期的永續維護,仍充滿了隱憂。所以,期望能協助書院建立一套營運機制,讓書院可以透過本身的特色,以累積養護建築本體的經費,進而才可能永續協助客家文化的深耕與發揚。目前規劃以書院為起點,期望能慢慢擴展,除了與所屬的南山社區共同發展;另外,也與一些夥伴,共同籌劃設立「關西藝術小鎮發展協會」。期望能透過點、線、面的串聯,與關西在地的夥伴進行合作,大家共同學習、成長,共同來維繫與傳承關西客家的文化與藝術。


走出舒適圈 迎向挑戰

豫章羅屋有限公司負責人為羅功奇,並與羅仕龍共同經營營運,仕龍為了要達成上述的理想與目標,經過審慎的思考,決定離開臺北穩定的工作、放棄穩定的收入,讓自己接受更大的挑戰。因為還算年輕,2個孩子還小,有家要養,而且從小舉家遷住臺北、家人也都在臺北。所以,創業的決定讓我思考了很久,過程中不斷地與家裡溝通、與老婆溝通,因為這絕不是我一個人的決定,必須考慮到父母、老婆及孩子等各樣想法與因素。經過了長時間與多次的溝通,感謝家人給予的支持,讓我得以勇敢的離開舒適圈,走上創業之路。

辭去臺北穩定的工作,老婆、小孩因為上班、上學的因素,所以就先一個人搬回羅屋書院居住。環境的適應與整頓是第一個面臨的問題。過程中,被蜜蜂螫、被狗咬,與蛇追逐,和蜈蚣、蜘蛛為伍,因此家族中還有長輩笑我:「自討苦吃…」。其中甘苦,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。如今這些”夥伴們”都是我最好的朋友,陪伴我一起守護著老宅。然而,最困難並不是上述的這些經歷,困難的是在這傳統客家的大環境下要進行的溝通。如何能讓所作所為,被大多數的家族成員所認知、認同,甚至支持;或是,只有少數人支持,但心中相信是對的事情,如何堅持下去,需要許多的智慧,這部分我也仍持續努力在學習當中。


體驗傳統客家的宅院與鄉村生活

書院產品規劃以本身建築為主軸,讓顧客來體驗居住客家三合院的生活,親近宅院所在的南山社區客家純樸的村落氛圍,透過民宿、露營及輕旅行等方式,經由導覽解說與親近土地的方式,讓遊客認識客家文化與工藝,品嘗道地的客家特色料理,進而讓客家的風土、人文與工藝能持續的傳揚。


珍惜 感謝 共同學習成長

自己沒創業過,跨出這一步,更體認到從前是多麼的幸福,心中立下心願、付出行動,感謝親朋好友給予的支持與協助,特別是老婆大人。知道親友當中仍有人對我的改變感到懷疑或憂心,我只能表達感恩、感謝!離開臺北穩定的工作,返回家鄉創業,更加辛苦。但是感謝有這樣的機會,期望能建立一套營運模式,讓「羅屋書院」這特色客家傳統宅院能永永遠遠的傳承下去。不僅只是其豐富的石雕、木雕及泥塑等建築藝術,更重要的是這些元素、圖騰所要傳達的客家文化意涵,如同正廳大門所刻劃的:「為善最樂,積德當先」,期望能讓祖先傳承下來的美、善的事物與價值,有更多人接觸到,讓這美與善永遠傳承下去;並且同時與地方進行結合,將努力透過”關西藝術小鎮發展協會”的運作,促成在地點、線、面的串聯,讓價值擴散,讓大家一同學習、成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