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夜貓空工房

愛貓成癡的我98年失業後返回屏東長治家鄉生活,覺得自己就如同流浪貓一樣失去方向,與貓咪同病相憐,也因為喜歡貓,常常餵食照顧流浪貓,就以貓為靈感,創作出一系列的療癒貓咪商品。

為了應付所收留的10隻流浪貓咪生活開銷,星夜貓空工房從100年10月創立貓咪客製化周邊產品的事業至今,已悄悄地過了好幾個年頭,從一個月僅僅十幾張訂單;直至今日,我們訂單量成長不少,也與數位設計師合作。這對一些大企業主來說,也許不算什麼,但對我們這幾個年輕人來說,為了達到這樣的目標,我們真的是卯足了全勁在努力著。

客製化這件事,我們一直堅持著。坦白說,客製化的過程,也曾經讓我們覺得很想放棄。尤其是初期訂單不足無法支撐開銷,客製化開銷加上人力的投入,常常我們與客戶溝通修改產品往來都是跟時間在抗戰。即使再艱辛,我們還是堅持著,不是因為我們擁有什麼堅忍不拔的情操,而是,星夜貓空工房主旨是去關心那些需要幫助的貓奴,去認識、去了解他們的貓咪生活,去聽聽他們的故事,去看看他們有什麼需求,這是星夜貓空應該做的。每隻親手繪製的貓咪,背後都有著自己的故事,當貓咪時鐘搖擺著,彷彿真的貓咪在搖著尾巴,看著心靈都被療癒了。

102年獲得客家委員會青年返鄉創業啟航的補助,在創業過程中,不厭其煩的扶持與指導,特別感謝輔導我們的長官及顧問們,不辭辛勞遠道來屏東提供協助,解決我們很多創業中的困難與問題,感謝客家委員會的力挺。我們引用客家傳統夥房裝飾白菜貓創立了「Hakka Meow」的設計品牌,使星夜貓空工房小樹得以茁壯,成長生根長治客家庄。

長治是一個以農業為主的鄉鎮,在文化創意興起的時代,面對區域整合和城市成長的競逐,長治已開始面臨前所未有的新挑戰。現在的長治,迫切需要找到它在南部客家地區的新定位,需要一個有競爭力的明星產業,投入資源,全力扶植,將長治打造成屏東的文創動力引擎,連帶帶動周邊產業及聚落的發展,進而活絡長治的經濟活動。

這是一個艱難的任務,並非一蹴可幾,但是我們仍然要去做,而且要大力去做、趕快去做、積極去做,從產業體檢開始、從廣徵言論開始、從文化探索開始。畢竟,產業帶來企業,企業帶來工作,沒有產業,就沒有工作。越來越多屏東子弟不得不留在中北部就業,長此以往,我們將會面臨人才流失的困境,這對屏東的經濟,只有傷害。作為鄉民,我們有權利要求更好的生活,所以我仍選擇回鄉,希望為家鄉做些什麼,期待能夠協助找到長治的產業新方向,讓客家青年的事業在家鄉茁壯成長。